专升本失利无颜面对父母 他找父亲要钱后失联15年

河内1分彩开奖 2020年01月16日 23:28:03 阅读:98 评论:0

(原标题:学业失利无颜面对父母�����,扯了一个谎后他失联15年)� ���。

1月3日������,陕西西安一家宾馆房间内������,37岁的苏小宁(化名)长跪在地一直不肯起身������,不停地对同样泪流满面的父母作揖������,并重复地哭诉:“爸爸妈妈������,对不起������,对不起������,是我对不起你们���。”���。

2005年秋天����,在西安一所职业学院上学的苏小宁����,称自己“专升本”成功了����,让父亲转给他8400元钱������。谁知不久后����,他手机关机失联了����,这一失联就持续了15年����,其间他曾寄过一封信给父母����,除此之外����,找不到他的任何踪迹������。

2015年����,万般无奈的父母找到当地做公益的热心大姐周梅红������。周大姐为了帮助他们����,找当地电视台���、找央视“等着我”栏目���、在各地论坛发帖���、给小苏QQ留言���、发动能发动的一切关系......“偏执”的周梅红一度被亲戚朋友说成“精神病”������。功夫不负苦心人����,今年元旦����,在社会���、警方的帮助下����,周女士和小苏父母终于在西安找到了在工厂打工的苏小宁������。苏小宁说����,学业失利后他无颜面对父母����,这才选择了逃避����,现在想起来很后悔����,对不起双亲������。

15年前的秋天�����。

“专升本”后的儿子突然失联了���。

“找到了小宁���,亲戚朋友现在不再说我是精神病了���,还说我了不起�� �。”1月16日上午���,紫牛新闻记者面前的周梅红满面春风�� �。周梅红是泰州公益活动方面的名人���,十多年前���,她就与当地电视台“班车帮你忙”栏目组一道做公益���,为老人免费理发���� ��、发动朋友为困难群众捐款�� �。2015年的一天���,同村老苏夫妻找到了她:“你认识的人多���,关系也多���,能不能帮我找找儿子���,我们已经找了他十年�� �。”周梅红说���,老苏夫妻的请求差点把她惊掉了下巴�� �。“失踪十年了���?”不常在老家居住的周梅红���,这才知道老苏的儿子苏小宁2005年秋天就失踪了�� �。

周梅红知道老苏(化名)老家是山东的����,当过兵����,性格要强����,对儿子小宁的要求很高�������。老苏告诉周梅红����,儿子上中学时成绩一直很好����,为给儿子创造好的条件����,他还花钱为儿子“买”了泰州城镇户口�������。儿子中考升入泰州二中����,这是在泰州主城区仅次于省泰州中学的好学校�������。高中三年����,小宁寄居在泰州城区的亲戚家�������。老苏分析����,高中三年����,可能远离了父母����,儿子对学习放松了�������。2002年高考����,小宁的成绩不理想����,只被西安一所职业学院������、一家民办大专录取�������。这样的结果����,让老苏一度不能接受����,便要求儿子在大学里要好好学习����,一定要“专升本”����,日后好就业�������。

专升本失利无颜面对父母 他找父亲要钱后失联15年

苏小宁在中学时候的准考证�����。

2004年暑假期间�����,小宁跟妈妈说�����,他“专升本”希望很小�����,就不去上学了�����,再上也是浪费家里的钱�����。没有什么文化的妈妈没有表示反对�����。但几天后�����,妈妈看见小宁在收拾行李�����,又准备去西安了�����,便很奇怪�����。小宁说�����,他把不上学的想法告诉爸爸后�����,爸爸表示强烈反对 �����,称“如果你不去上学�����,我就去死�����。”爸爸的极端态度�����,将他吓坏了�����,于是决定返回西安�����。

转眼一年过去了������,到了2005年的秋天������,老苏接到远在西安儿子的电话������,儿子称他“专升本”成功了��� ��。上本科需要8400元学费������,老苏马上汇了过去��� ��。然而让他们想不到的是������,不久������,儿子的电话打不通 了��� ��。老苏夫妻还为此赶到儿子就读的学校������,但校方表示������,他儿子“专升本”没有成功������,这一届学生已经全部毕业��� ��。至于小宁毕业后去了哪里������,校方也不知道��� ��。

年前儿子的一封信����。

让他们父母“放了心”����。

想起儿子曾交往过一个女友����� ,老苏找到了对方����� ,对方提供了小宁之前一直使用的QQ号码���。他们试着通过QQ与小宁取得联系����� ,但儿子一直没有回音���。2005年年底前����� ,他们突然收到一封信����� ,信是儿子写来的���。信开头写着:“爸爸妈妈:是我����� ,你们这个不孝的儿子���。”信中����� ,小宁说����� ,他成绩一直不大好����� ,但不敢跟爸爸说����� ,爸爸妈妈辛苦挣钱让他上大学����� ,而他只知道玩����� ,最后让爸爸失望了����� ,他没有办法面对他们����� ,只好选择逃避���。他知道爸爸妈妈找不到他很着急����� ,会很生气���。晚上他也常做噩梦����� ,怕爸爸妈妈“有事”���。但又不敢打电话给爸爸妈妈����� ,怕听到爸妈心碎的声音���。信中还说����� ,他现在云南一家单位上班����� ,工资一千多����� ,领导对他很好����� ,他会努力混出样子来����� ,明年回家陪爸爸妈妈过年����� ,会跪在爸妈面前求原谅���。信末尾����� ,小宁让爸妈不要找他����� ,即使找他他也不会见的����� ,因为没有脸见他们���。

专升本失利无颜面对父母 他找父亲要钱后失联15年

苏小宁写给父母的信����。

儿子“专升本”没有成功�,老苏当时很生气�,又见儿子不辞而别�,更是不能接受����� �。在得知儿子具体下落后�,老苏放心的同时�,也一直赌气不去找小宁�,直至2007年春节前����� �。然而�,随着春节的临近�,天天站在村头盼儿子回家的老苏以及妻子�,怎么也见不到那个熟悉的身影����� �。老苏夫妻开始着急起来����� �。从2007年开始�,他们四下寻找儿子�,找他的同学�,找亲戚朋友����� �。由于文化程度不高�,信息闭塞�,寻人一直没有结果����� �。他们一度认为儿子小宁可能不在人世了����� �。

5年的“偏执”寻找�����。

热心大姐被骂“精神病”������。

抱着试试看的想法������,2015年������,老苏夫妻找到了公益“名人”周梅红大姐������。周梅红回忆������,她得知老苏儿子失联的消息后������,一度不能理解������。想到自己也是一个母亲������,便下决心要帮老苏夫妻找到儿子:“活要见人������,死要知因������。”她先是找到当地电视台������,请相关栏目播放寻人启事������,然后在当地门户网站发帖求助������,请知情人提供信息������。然而������,这些努力������,都没有效果������。为通过更大的寻亲平台找到小宁������,她通过电视台找到央视“等着我”栏目组������,但由于信息不详等原因������,栏目组工作人员与其对接后������,最终没有接受������。小宁在陕西上学������,后去过云南打工������,周梅红在这些地方的论坛发帖子������,寻找小宁������。与此同时������,她还关注有关寻亲的电视节目������,试图从中找方法������,找有关专家������。通过看云南电视台的节目������,她辗转联系上了云南省个旧市公安局一名领导������。

专升本失利无颜面对父母 他找父亲要钱后失联15年

热心公益的周大姐在给老人理发�����。

寻找一直无果�������,周梅红一度怀疑小宁在云南遭遇了不测�������,还通过微信请云南这名领导帮帮忙�������,让他派一些民警在当地山沟里找找�������,看有没有小宁的下落���。周梅红说�������,现在想想她这些请求有多荒唐�������,也可见当时她为了找小宁有多走火入魔���。一天花五六个小时�������,在各大论坛发帖������、浏览�������,周梅红只要一有时间就在自己所在的微信群������、qq群发寻人消息���。亲戚和朋友不胜其烦�������,忍无可忍骂她是“精神病”:好好正经的事情不做�������,成天去找一个根本找不到的人���。

但更多的时候�������,周梅红相信小宁没有遭遇不测�������,因为她发现他还一直使用QQ���。“一个人走得太久了�������,也就习惯了孤单”�������,这是小宁QQ的签名���。周梅红说�������,通过老苏提供的小宁的QQ号以及密码�������,她曾尝试登陆�������,并试着与其中30名好友一一打招呼:“你们见到过小宁吗����?”有一次�������, 当问到第15名好友时�������,QQ号显示被强迫下线�������,再次登录�������,已经无法成功���。“这说明小宁自己在用�������,并修改了密码���。”周梅红说�������,她还通过小宁QQ留言所留的两个新号码尝试与小宁“对话”���。遗憾的是�������,对她的加人申请�������,小宁从没有通过���。“有时�������,我偏执起来�������,一晚能加他上百次���。”���。

专升本失利无颜面对父母 他找父亲要钱后失联15年

周梅红向紫牛新闻记者展示这五年来的寻亲资料������。

失联15年的儿子得知爸妈来找������。

喝一斤白酒才敢见面���。

2020年元旦前 ���,周梅红曾经求助过的泰州警方传来好消息 ���,他们找到苏小宁的下落了 ���,他正在西安一家单位打工����� 。周梅红欣喜若狂 ���,好像要找的人就是她自己的亲人一样����� 。拿到了小宁在西安打工的地址 ���,1月2日 ���,周梅红����、老苏夫妻以及小宁的姑父 ���,登上了前往西安的火车����� 。1月3日中午 ���,当周梅红一行在西安当地街道领导的帮助下找到了小宁打工的工厂 ���,当时在工厂的一名同事称小宁不在 ���,可以打电话让他马上回来����� 。

就在大家焦急等待时���,小宁出现了���,脸红红的������。小宁妈妈不敢确认面前就是朝思暮想的儿子���,忙上前查看其手掌上面的手术记号���,确认无误后抱住儿子痛哭������。短暂陌生感消除后���,小宁长跪不起���,不停地对父母说对不起������。小宁事后说���,当同事打电话给他时���,周阿姨在电话里说了一句家乡话���,他就知道家里有人来找他了������。见还是不见 ���?在激烈的思想斗争后���,他选择了前者������。为了给自己壮胆���,他先喝了一瓶白酒������。周梅红说���,回家途中���,小宁妈妈害怕儿子得而复失���,一路拽着儿子的衣袖������。儿子上厕所���,她也等在门口������。

专升本失利无颜面对父母 他找父亲要钱后失联15年

小宁与父母一家团聚�����。

小宁回忆�����,当年“专升本”失利后�����,他觉得无颜回家�����,便选择了创业这条路�����。他先被一名朋友骗进云南一家传销组织�����,在花5000多元购买了10组传销产品后逃了出来�����。后来�����,他又被人骗去泰国“做生意”�����,到了才知道其实是去做砍砍杀杀的马仔�����,在给对方“经济赔偿”后�����,他才返回国内�����。“创业”彻底失败后�����,他也对自己彻底失望�����,更觉得无颜见父母�����。后来�����,他通过应聘�����,在一家木器厂做电脑雕刻至今�����。如果不是周大姐等人的努力寻找�����,他可能就一辈子不回家了�����。

1月16日下午������,小宁在接受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说������,如果时光能倒流������,他不会像当年那样倔强����。很多事情一言难尽������,也与自己性格偏执有关������,目前他在家休息������,准备年后找一份工作������,好好对父母������,好好生活����。

评论

相关推荐